当前位置:福建泉州其厚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搞笑辣子扶贫
辣子扶贫
2022-09-22

两个相亲的

卢小英在省机关工作,性格火辣辣的,人称“辣子”。这次,她被下派到一个县里挂职锻炼。这个县有个贫困村,年年在扶贫,却越扶越贫,卢小英主动申请到这个村任驻村干部。

卢小英住在夏婶家里。夏婶只有一个女儿,小名叫冬妞。冬妞虽是农家女,却又漂亮又聪慧,卢小英非常喜欢冬妞,两人亲如姐妹。

这天晚上,卢小英问冬妞:“你说说,咱们村为什么越扶越贫?根源到底在哪里?”冬妞却望着外面发呆,好像有什么心事。卢小英说:“你在想什么呀?”冬妞脸一红,就说开了。

原来,冬妞到了适婚年龄,明天是个吉日,村里有两个年轻人要来她家相亲。冬妞对卢小英说:“明天你不要出门了,给我当参谋行吗?”卢小英笑了,说:“好呀!”

第二天早饭后,门外有人轻声叫:“夏婶!”跟着进来了一个年轻人,小伙子长得挺帅气。冬妞悄悄给卢小英介绍说:“这人叫郭海,出门打了六年工,过年回来就没走了,在家乡创业。”卢小英点头称赞:“回乡创业,有志气!”

奇怪的是,夏婶对郭海却非常冷淡。郭海给夏婶捧上一个礼盒,夏婶一把就推了回去,说:“婚姻是讲缘分的,不是讲礼物的,我们不收什么礼物!”郭海尴尬极了,这时候,他兜里的电话响起来,郭海才说了声“抱歉”,正想接电话,夏婶却下了逐客令:“你是个大忙人,忙你的去吧,我还有事!”郭海怔了一下,只好说:“那我就先走了!”他鞠了个躬,转身走了。

卢小英对夏婶的态度十分不解,对冬妞说:“这小伙子挺不错呀,为什么你妈这样冷淡呢?”冬妞还没回答,夏婶却催促冬妞说:“快收拾一下,张满就要到了!”

母女俩忙碌起来,屋子收拾得窗明几净,又端上一大盘山果。看母女俩的态度,卢小英想:这个叫张满的一定不同寻常!没多久,门外“啪啦啪啦”地响起脚步声,夏婶说的张满来了。卢小英迎头一看,不由得大跌眼镜——这个张满,相貌平平庸庸,举止懒懒散散。

夏婶迎上去,亲热地招呼:“张满,这些日子你在忙啥呀?”张满说:“忙呢!老舅家里来了个收山货的客人,我陪他玩了几天牌,那个人鬼精,怕我们捉他的乌龟,盯得老紧,玩得真累人呀!”说着双臂一举,伸了一个大懒腰。

卢小英忍不住插话道:“眼下不是收割季节吗?难道你没有种地?”张满说:“种地?种啥地?我的地都租给别人了。”卢小英说:“地租出去了,正好出去打工,收入不是更好吗?”张满打了一个哈欠,诧异地说:“在家里过得舒舒服服的,凭啥要出门去遭罪?”

盧小英不想说了,夏婶和张满又聊开了,聊着聊着,张满哈欠连天。夏婶关切地说:“看你困得不行,就先回去睡吧。”张满半闭着眼睛嘟囔道:“是啊,几夜没合眼,是要好好睡一觉。”说着迷迷糊糊站起来,东倒西歪地走出去了。

张满走后,冬妞问卢小英:“你觉得张满怎么样?”卢小英说:“这个人和你根本不般配,你问他干什么?”冬妞扭过头,羞涩地说:“我妈相中了这个人!”

卢小英惊讶不已,冬妞说:“我妈穷怕了,总想让我能过上舒坦日子。”卢小英说:“哦,我明白了,这张满家一定很有钱吧?”冬妞说:“不说了,我们去外面走走吧。”

两人在弯弯曲曲的田埂上走着,走了一段路,冬妞抬手指着前面说:“你不是问张满吗?那就是他的家!”

懒字值千金

卢小英抬眼一看,傻眼了,一处荒草丛生的地方,立着两间歪斜的老房,用几根木棍撑着,旁边用茅草搭了一个棚,大概就是茅坑了!

卢小英疑惑不已,正想问冬妞,这时,有个做农活的大婶过来了。大婶对冬妞笑着说:“听说张满到你家相亲去了?冬妞,这是户好人家呀,你可真有福气哇!”

卢小英忍不住了,指着两间破房,大声说:“好人家?就这两间破房?这不是睁眼跳火坑吗?”

大婶眼睛瞪得圆圆的,说:“你说啥呀,这是几间破房吗?这是栋小洋楼呢!他家里穷得像水洗似的,被定为重点扶贫户,只等风把房子吹倒,村里、镇里、县里都要给扶贫资金,要作为扶贫典型,建一栋高标准的小洋楼呢!你说,这是破房吗?这是块金字招牌呀!”

大婶又说:“小洋楼还不算,还有那吃的、穿的、用的,样样都不愁!”卢小英说:“怪了,就张满那懒样子,吃穿从哪里来?”

大婶不高兴地说:“别把一个‘懒’字说得那么难听,俗话说懒人祸少福多,‘懒’字值千金呢!”

正说着,一辆中巴车从村公路颠簸着驶过来,停车后下来一行人,手里都提着东西,往张满家走去,其中一个还扛着摄像机。一行人走到张满家,不一会儿,就“啪啦啪啦”放起鞭炮来,气氛像过节似的。

大婶就说:“这都是到张满家扶贫慰问的,你看,不是啥东西都有吗?”

卢小英注视着一行人,刚刚要说话,一掉头,看见村公路上又来了一辆车,跟着跳下来几个人,都穿着制服。卢小英问:“这又是来慰问的吗?”冬妞摇头说:“不是不是,他们是来找郭海的,多半没好事!”卢小英心里一动,说:“我也正想去找郭海!”

冬妞就领着卢小英往前走,眼前出现了一排砖房,冬妞说:“这就是郭海办的厂。”卢小英走近一看,见那几个穿制服的人正在厂内,郭海在旁边陪同着,门口还有一个人,像一尊门神,一脚堵住厂门口。

厂房外有一个老伯,默默不语站在那里,冬妞说:“他就是郭海的父亲。”卢小英把老伯拉到一边,问了起来,老伯一讲,卢小英前前后后都明白了。

原来,郭海在外打了几年工,积蓄了一笔钱,萌生了回乡创业的想法。他和一家知名超市达成协议,他回家办干果蔬菜加工,由超市贴牌经销。计划是天衣无缝,但是郭海回了家,创业的路却异常艰难。

老伯指着那几个穿制服的人说:“他们是来搞检查的,三天两头来。最近,厂里加工了一批干果,价值很高,由于厂里困难,拖延了发货时间,今天再不发货,协议就废了,厂子也就倒闭了!”

卢小英着急地说:“那赶紧组织发货啊!”老伯叹了口气,说:“郭海在信用社贷了3万元的款,今天信用社催贷的也来了,说不还贷款,就不准发货!站在门口的就是信用社的人。”

卢小英沉思着,冬妞悄悄对卢小英说:“你看郭海,头发长得像蓬头鬼,连理发的钱都没有了!自从回来创业,天天有来找茬的,没有一天安稳日子,谁要是嫁给他,那才是倒了八辈子的霉,幸亏我妈有眼光,选定了张满!”

卢小英对冬妞的话非常反感,她冷眼看了看冬妞,不说话,大步向郭海的厂房走过去。

使出辣性子

卢小英走到厂门口,信用社的人还堵在门口,卢小英情绪激动,喝了一声:“请你让开!”信用社的人吃了一惊,本能地收起脚,卢小英一步走进厂内。

卢小英走到检查人员面前,冷冷地说:“好看吗?看够了没有?”检查人员大为吃惊,盯着卢小英:“你是谁?干什么的?”

卢小英说:“我姓卢,叫卢小英,是这里的驻村干部!”

一个检查人员眨着眼想了一下,赶紧挪到一边,给单位领导打电话,不一会儿,单位领导回了电话:“是,是,她是从省里下来挂职锻炼的,这个人是个辣性子,你们千万不要惹她,没准以后还是咱们县的领导呢!”

检查人员换上一副笑脸,卢小英说:“一个打工的,用血汗钱回乡创业,利乡利民,你們应该热情支持,怎么能兴师动众地折腾!”

卢小英又转过身,对信用社的人说:“你可否通融一下,让他们把货送走,回头再还贷款。”

信用社的人嘟囔说:“我是怕他把货一拉走,不回来了,我找谁去要?”卢小英大声说:“你找我,我走不了!”

信用社的人立即给主任打电话,打完后态度大变,说企业有困难,贷款可以延期,帮助企业应急。

哇,问题解决了,卢小英对郭海说:“抓紧组织发货吧。”几个检查人员说:“好了,没事了,我们走吧!”卢小英却说:“慢着!”

检查人员站住了,卢小英说:“既然来了,不妨都来出把力,帮忙装货,让他们尽快发货。”检查人员一齐说:“好,好!”个个干得挺卖力,很快,货装完了。

郭海上了货车,向大家挥手告别,卢小英看见郭海眼里含着泪花。

郭海走后,卢小英去县里学习,一个月后,又回到冬妞的家。自从冬妞相亲以后,卢小英很少和这母女俩说话。刚进门,冬妞对卢小英说:“你回来得正好!”卢小英问:“有什么事吗?”冬妞脸涨得通红,说:“明天我就要成婚了,想请你当我们的证婚人。”卢小英正要拒绝,冬妞说:“这不,他来了!”卢小英冷眼向外一看,又傻眼了,来的不是张满,而是郭海!

郭海兴奋地对卢小英说:“我和农户们商量了,联合成立了一个加工合作社!为了感谢你,我要送给你一份礼物!”卢小英高兴地说:“可我们有纪律啊,不收任何礼的!”冬妞说:“看一眼总可以吧!”郭海掏出一张纸,卢小英一看,哇!这是一份正式合同,连锁超市决定和郭海正式合作,对方投了五十万资金,议定年加工值几百万元,一条脱贫的路铺开了。

其实,冬妞和郭海相恋很久了。卢小英恍然大悟,对冬妞母女说:“我明白了,你们用的是激将法,是怕我和过去一样,扶懒不扶勤!”

(发稿编辑:吕 佳)各种精美短文、往刊读者文摘、故事会、意林等……请访问文摘阅读板块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