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福建泉州其厚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娱乐杜琪峰 懂你想要什么
杜琪峰 懂你想要什么
2022-10-03

电影《金鸡2》中,2047年的香港,刘德华当选港督,他像神一样出现在大屏幕上,告诉市民,港币和美元兑换比例是1:7.8。据说这段神来之笔的缘由是,非典时期,香港政府的威信在民众心中降到最低点,某家报纸搞了一个游戏似的投票,让民众选出心目中的下一任港督,结果统计收上来,被提名最多的一个名字居然是:刘德华。

香港和内地不同,娱乐圈人往往被捧至极高的地位。不仅因为声色艺质佳,更因为这些明星在社会生活中有承担责任的自觉意识。香港的一些集体发声事件,走在最前面的是演员周润发和词作者林夕;公开出柜,掀起“撑同志反歧视”大潮的是歌手黄耀明和何韵诗。但在内地,明星能做什么?只能号召大家节水节电多运动。在真正有关个人尊严与权力的社会事件中,他们没有发言权—这当然不是明星的错。如果你要问是谁的错,我倒要问问你,是不是中国人啊?这都要问我?

那么,一个敢言的香港人到了内地求生存,会发生什么?杜琪峰说:“第一,就是要政治正确。”这话他不是私下说,而是在香港影视展的发布会上公开说,用粤语,台下坐着的嘉宾和三地记者一齐会心地笑了。

杜琪峰在香港地位超然,是近年来有资格代表香港在三大国际电影节发声的导演之一。在那些电影节的发布会上,他会被国外记者团团围住索要签名,这样的情形,华人导演中,我只见过他和李安。杜琪峰电影黑、冷、man,再加上他本人风度好,常弄得影迷犯花痴。去年的罗马电影节,采访完和他的团队一起出去吃饭,我走在杜琪峰的后面,仔细研究过他的着装风格:老派绅士风加一点点时髦。穿浅色西装外套风衣,戴周正眼镜,手指间夹着上等的雪茄,斜挎一台轻便老式相机,身材线条保持得宜,走动时能看见他笔直的裤脚与锃亮皮鞋之间,露出的一小截脚踝是没有袜子的—留得那一点点时髦。

这样的杜琪峰若为了进入内地,只剩政治正确,他自己和众人都不能答应。所以,那种充满了“曲笔”的表现,在《毒战》里有很多:如果警察打人不能拍,那么,孙红雷扮演的警察就用头去撞犯人。如果刑讯只能体现“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”,那镜头将只带到“从严”二字。

杜琪峰在接受采访时更多直言,从电影过审之难聊到内地人不排队与国民教育,从香港的奶粉事件聊到大众的集体恐慌,我印象很深的是他说:“在一个真正的和谐社会,大部分东西是公平的,人民不会很怕,所以不需要特别用钱来保护自己。”后来这篇访问在微博上被很多人转发,圈内人的评价让人看了舒心,包括和杜琪峰一起工作的好几位导演也给出好评“真观点”,我一度有些自得。直到有一天,一位初入记者圈的小朋友对我说:“我看完你的访问去看《毒战》,发现电影和你的访问,讲的事情很不同。”

忽然间,我找到了此中真意,用杜琪峰的访问讲我想说的,民众听到他们想听的,未尝不是另一种“曲笔”。我就是生活在这样的时代,一听到天然气涨价,全城排队缴费,一听到交易利得税20%,全国排队离婚。大众生为鱼肉,只能用卑微的小聪明换取卑微的小利益,从不质疑反抗。一块鱼肉忽然听到一个敢说的香港人喊出自己的心中愤懑,哪怕是骂呢,他们也爱听。

电影映照现实,访问映照人心。我问什么,我写什么,你看到什么,皆为心中所想。